首页

AD联系:507867812

亚游登陆首页

时间:2020-02-18 19:10:06 作者:888宝宾 浏览量:27006

备用网址😊【8ag8.vip】亚游登陆首页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,见下图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,见下图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,如下图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如下图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,如下图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,见图

亚游登陆首页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双双燕 咏燕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亚游登陆首页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1.双双燕 咏燕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2.双双燕 咏燕。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3.双双燕 咏燕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4.双双燕 咏燕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双双燕 咏燕。亚游登陆首页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BWIN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星力游戏9663213

双双燕 咏燕....

环亚网站备用登录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....

盛昌娱乐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....

点点娱乐wwwddtv33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....

相关资讯
ag环亚真人国际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....

菠菜论坛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....

星光娱乐app官方网站绿盒子

双双燕 咏燕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南宋体裁:词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还相雕梁藻井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芳径,芹泥雨润,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红楼归晚,看足柳暗花暝。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【注释】: ①春社: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。 ②度:飞过。 ③尘冷:指旧巢冷落,布满尘灰。 ④差池: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。 ⑤相:细看。 藻井:天花板。 ⑥红影:指花影。 ⑦芳径:花草芳芬的小径。 ⑧芹泥:燕子所衔之泥。 ⑨“应自”句:该当睡得香甜安稳。 自:一作“是”。 CD天涯芳信: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。 CE翠黛: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。双蛾:双眉。 【评解】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,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,软语多情,花间竞飞,轻盈俊俏的神态。也抒写了“日日画栏独凭”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、愉快、美满的生活。上片写双燕重归旧巢。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。 全词构思精巧,刻画细腻。形象优美,委婉多姿。清新柔丽,不落俗套。洋溢着生活情趣,使人获得美的享受。 【集评】 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形容尽矣。……姜尧章最赏其“柳昏花暝”之句。 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: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,以为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。 沈际飞《草堂诗余正集》: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入妙,“还相”字是星相之相。 卓人月《词统》:不写形而写神,不取事而取意,白描高手。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常观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赏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。 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清新俊逸。 戈载《七家词选》:美则美矣,而其韵庚青,杂入真文,究为玉瑕珠颣。 谭献《谭评词辨》:起处藏过一番感叹,为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张本。“还相”二句,挑按见指法,再搏弄便薄。“红楼”句换笔,“应自”句换意,“愁损”二句收足,然无余味。 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贺黄公谓姜论史词,不称其“软语商量”,而称其“柳昏花暝”,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;然“柳昏花暝”,自是欧、秦辈句法,前后有画工、化工之殊,吾从白石,不能附合黄公矣。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“栖香”下至末,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。 郑文焯《绝妙好词校录》:史梅溪《双双燕》“还相雕梁藻井”,按《表异录》,绮井亦名藻井,又名斗八。今俗曰天花板也。 周尔墉《周评绝妙好词》:史生颖妙非常,此词可谓能尽物性。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归来社燕,回忆去年,题前着笔,便恋旋转之地。巢痕重拂,犹征人之返故居,咏燕亦隐含人事。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“晓窗惊梦语匆匆”句,此词云“商量不定”,为燕语传神尤妙。“芳径”四句赋题正面。“柳昏花暝”传为名句,多少朱门兴废,皆在“看足”两字之中。毛晋云“余幼读《双双燕》词,便心醉梅溪”。于刻《梅溪词》后,特标出之。结句因燕书未达,念及倚阑人,余韵悠然。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咏燕,神态逼真,灵妙非常。“过春社了”三句,记燕来之时。“差池”两句,言燕飞入巢。“还相”两句,摹写燕语。“欲”字、“试”字、“还”字、“又”字皆写足双燕之神。 “飘然”两句,写燕飞去,俨然画境。换头承上,写燕之路。“爱贴地”两句,写燕飞之势。“红楼”两句,换笔写燕归。“看足柳昏花暝”一句,说尽双燕游乐之情。“应自”两句,换意写燕双栖,意义完毕。末结两句,推开,特点人事,盖用燕归人未归之意。“独凭”与双栖映射,最为俊巧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....

热门资讯